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首页 公司产经 产经新闻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公司产经 > 产经新闻

工业大麻“秋收”:种植到加工环节存千倍价差

2019-11-04 08:07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记者 胥 帅

金秋十月,今年被炒得火热的工业大麻将迎来秋收季。被描绘为万亿级市场的工业大麻,它真正的样貌是怎样的?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赶赴云南多地调查,目睹了工业大麻的收割和加工环节。

记者发现,种植到加工环节的价差巨大,农户对公司出售的花叶价格为每公斤10元人民币,而国际市场CBD(大麻二酚)提纯后价格为每公斤5000美元,上千倍差距。而因为工业大麻加工环节存在较高技术和牌照门槛,CBD晶体产能很难出现爆炸式集中释放,这也意味着,有限的CBD产能将制约工业大麻种植规模。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不少上市公司因披露在工业大麻领域布局而被资本市场热炒,但工业大麻最终对上市公司的业绩贡献有多大,这还需要打个问号。

天气因素影响收割

工业大麻富含CBD的花叶细细长长,令种植户头疼的是阴晴不定的天气,这会影响收割进度。

10月中旬的一天,细蒙蒙的雨丝打在农地上,龙津药业控股子公司云南牧亚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牧亚)的员工张扬(化名)整个人一下就不好了。

“才晴一天又下雨,没法收了……”张扬摇摇头,对身边的同事郝鹏(化名)嘀咕了一句。郝鹏没有说话,转过身把双手摆在身后,苦涩地笑了笑。巡视完种植地一圈后,他们准备回到县城。从这里到县城有30多公里,大约有5公里是弯度极大的山路,张扬表示“容易晕车的人一般都会吐”。

张扬口中说的收割,对象正是今年火爆的工业大麻。这时节,张扬和郝鹏都很着急,因为还有一周时间就是农历的霜降。“霜降杀百草”,秋季最后一个节气也意味着冬天的来临。工业大麻作为普通的农作物,生长周期避不开万物法则,这是最后收割的黄金时期。

郝鹏和张扬在车上说笑,随口嘟囔了一句玩笑话:“就像老天爷和我们作对一样。”他们想到了今年春季的播种出苗期,工业大麻的种植人渴望红壤地里有更多的雨水。然而“天公不作美”,云南春季干旱持续很长时间,影响了工业大麻的播种出苗。工业大麻是高秆作物,不耐土壤干旱,雨水少则产量小。该下雨时不下雨,该天晴时不天晴,农人最怕这样的“作弄”。

距离云南牧亚约200公里的曲靖市沾益区,康恩贝旗下公司希美康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希美康)董事长方华荣彼时也面临同样的烦恼。工业大麻种子播下去,因为天旱却迟迟不出苗。方华荣心里着急,天天守着看天气预报,盼着老天多下一场雨。事不如人意,方华荣只能为工业大麻种上营养液。这也是无奈之举,再不“输液”,工业大麻的个头就长不高。

相比张扬,方华荣还是有一些小幸运。炎方乡郝家凹子村的希美康工业大麻种植基地,天气放晴了一段时间,10月中下旬,农民种植户已经开始收割“枲”。“枲”是工业大麻的雄株,通俗讲为雄麻。有雄就有雌,雌株为“苴”。在工业大麻的种植地上,雄株和雌株混种在一起。雄株开花,花粉散播在雌株上,后者得以结籽。

雄麻的麻秆和花叶成堆躺在院坝的水泥地上,它们整齐划一,历经阳光数日暴晒。晾晒一段时间,浅绿色的麻秆逐渐变得枯黄,似一堆干柴或是稻草。农户王大娘开着一辆小型农机,驶过这片水泥地,将麻杆上的花叶碾碎。发动机的轰鸣声,工业大麻枯枝被碾压的噼啪声……几个来回后,大部分像芭蕉叶的长条形花叶已被碾得粉碎。王大娘用农具将碎末状的花叶刨在一起,把它们装进编织袋,这就是提炼CBD的原料。据了解,工业大麻最富有价值的CBD就藏在花叶。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云南向多名业内人士探询,对工业大麻种植环节的周期进行了全面了解。5月中旬种植工业大麻,一个月后就迎来出苗期再长到1米高。等两个月以后,工业大麻长至2米以上时,它将迎来最快的生长阶段,有时一天可以长10厘米。种下后5个月后(150天),工业大麻便可以收割,先采雄麻再采雌麻……花叶、花絮被用来提炼CBD;麻秆、麻茎可用来制作纤维衣物;麻籽可用作食用油,也可剥开食用。

郝鹏随手剥下一颗麻籽,熟练地用嘴磕开,和吃瓜子并无太大差别。工业大麻籽脱壳后的麻仁被叫做“火麻仁”。最近的热门股美盈森,它与江南大学合作研发人造肉的主要原材料就是“火麻仁”。

郝家凹子村的种植基地上,还留有大量准备被收割的雌株工业大麻。这是一片绿油油的景象,雌麻高低错落分布在地里,高的工业大麻有3~4米。微风袭来,工业大麻种植地会飘散一股奇异的香味,当地人生动地把它形容为“麻味儿”。

“雄麻比雌麻先枯萎,而且雄麻的花粉一旦飞完就没有价值,也会影响雌麻的CBD含量。”希美康的技术人员解释了雄麻先于雌麻收割的原因。一般而言,云南种植工业大麻的CBD含量在0.8%~1.6%。希美康种植的部分工业大麻,CBD含量已在1.2%,已经属于比较高的水平。

影响工业大麻CBD含量的因素有许多,气候环境是因素之一。而在最关键的收割阶段,工业大麻的CBD含量还存在有趣的边际递减规律。10月,工业大麻花絮里的麻籽会包浆,这是CBD含量最高的时候。张扬和郝鹏这段时间的重点巡视工作就是检查哪些麻籽已经包浆。

郝鹏摘下麻籽,剥开外壳后流出乳白色液体,他找到了一颗已包浆的工业大麻,“这个可以收了,再老一点就没有价值了”。

“等天晴吧,连续放晴就动手吧。”张扬附和了一句,他们盼望着工业大麻今年有一个好收成。

利润目前很难量化

一直以来,大麻是联合国禁毒公约规定的严格管制品,在绝大多数国家携带、吸食大麻仍属违法。被法令禁止的属于娱乐大麻,工业大麻和它是两个维度。THC(四氢大麻酚)含量低于0.3%即为工业大麻。黑龙江省、云南省是国内少数允许种植工业大麻的省份。

红河、文山、曲靖、西双版纳等地是较为集中的工业大麻种植区域。海拔、土壤、水源、气候环境是上述地方种植工业大麻的资源禀赋。曲靖市沾益区的炎方乡,距离市区超过30公里,这里靠近南方大型水系珠江的源头。马雄山山麓流下潺潺溪流,这是徐霞客曾三渡寻源之处。

另一方面,工业大麻并不难种植,是较为耐生长的农作物。方华荣是浙江人,自称是上世纪60年代就出来做事的老农民了。他干了一辈子农业,水稻、玉米、甘蔗、药材等都种过,工业大麻被他评为最好种植的。他把种植工业大麻形容为“懒庄稼”,“最好种的庄稼就是懒庄稼嘛!”

郝家凹子村的路边,一些“歪脖子”工业大麻株横七竖八倒着,就连株根都翻露出来。然而它们还没有死去,生命力格外顽强。“它被冰雹打断一半还能成长。”希美康的技术人员说。

云南有长久的农业种植历史,烤烟和玉米是农民较为常种的作物。烤烟经济效益高,但却难抵挡冰雹等自然灾害。“如果像工业大麻这样被打断一半,烤烟是很难生长的。”希美康的技术人员表示。

玉米好种植,但经济效益却难媲美烤烟。好种植,经济效益高,工业大麻就好像二者的合体,兼具各自的比较优势。

云南某地的农户小陈,他与云南牧亚合作,今年第一次试种工业大麻。他以前一直赋闲在家,对一般的农作物种植提不起兴趣。“经济效益还可以,种植一亩工业大麻的经济效益是2000元,100亩地也就是20万元。”小陈算了一本经济账,种植一亩地的成本是150元,包括化肥、薄膜、人力成本等。收割一亩地工业大麻的工人需要8名,一天的工钱为80元,这是他种植工业大麻的最大成本项。

农民种植工业大麻的经济效益和产量有关,赚钱的多少是因人而异,取决于种植经验、技术等。

“投资小,回收快,利润大。”这是种麻人言简意赅的总结,但这句话并非全部。

种植工业大麻的“投资小”,这对应风险低。实际上,风险是在契约中转移了,公司要接受更多的成本硬约束。云南牧亚采用“公司加农户”的合作模式,公司提供技术和种子,农民负责种植和采摘。

无论是云南牧亚还是希美康,种植工业大麻都倾向于选择这一合作模式,资本、劳动力、土地得以完成有效率的要素重组。

拿到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才能种植,个体散户很难达到条件。不过,农民可以提供公司匮乏的劳动力,还可以通过流转土地解决公司种植基地的问题。

工业大麻种植周期为150天,“春种秋收”可以保证种植户和公司的“回收快”。但工业大麻的收割周期似乎只能这样,一年两收很难。“冬天不能种植工业大麻。”方华荣的这句话解释为,种植工业大麻也要尊重它的生长规律。

利润则很难量化,农民种植户的收益不错,但公司却并不这么看。这不外乎两方面的理由,一是不确定,今年是龙津药业、康恩贝等上市公司试种植的第一年,目前尚未完成全部采收。方华荣、龙津药业董秘李亚鹤等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麻叶的市场价格尚未出来,无法估算出工业大麻收成带来的利润,其对业绩的贡献度到底有多大也需要结算后才知道;二是源于传统经验,工业大麻属于农作物,而农产品很难赚大钱。就像前述希美康的技术人员感叹那样,做农业需要一种情怀。

不同环节价差上千倍

站在工业大麻整条产业链的维度,各个环节的价值估量不能等同划一。工业大麻中游加工产业被视作经济盈余最高的环节。

这么一组对比的数字更为直观。记者在云南多地调研发现,公司从农户直接收购的花叶价格为每公斤10元。如果加上土地流转费用、看护费用等隐性费用,这一价格可以为每公斤20元。CBD提纯后的价格可以达到每公斤5000美元。据天风证券研究所海外团队今年3月的电话会议纪要,2017年,云南纯度95%的CBD曾经报价13000美元/公斤。

从工业大麻原料到成品,产品溢价达到1700多倍。整个工业大麻产业链中,加工的环节毛利率也很高。尽管记者并未掌握具体数字,但可以横向对比国际大麻公司。世界领先的工业大麻产业公司,如Canopy Growth Corp、Aurora大麻等,最近两年毛利率超过了70%。

“工业大麻的关键是加工,没有加工就没有赚头。”方华荣直截了当点出了其中关键。

CBD的下游应用市场是能支持它在国际市场的高报价。“前景很好,欧美国家市场潜力巨大,这是万亿级的产业。”方华荣笑了笑,他对工业大麻下游应用市场的前景非常乐观。

方华荣的乐观不无道理。在记者采访之前,券商研报和国外大麻公司就已作过盈利预估。根据欧睿国际的数据,2018年全球大麻合法市场约120亿美元;至2025年,合法产品市场规模将达到1660亿美元。大麻素CBD需求提升,未来两年增速有望接近80%。Canopy Grogwth曾提到2017年的工业大麻主要应用市场规模,运动饮料、酒精饮料、医疗健康、睡眠合计市场规模达2.65万亿元。

现有的CBD供给并未完全满足下游市场应用,一定程度上而言,CBD提纯的加工环节有产能上的“天花板”,供给增加的约束条件较大。以国内企业为例,这主要受工业大麻加工许可证门槛以及技术工艺的制约。

“云南只有6家企业有CBD加工许可证。”业内人士对记者透露,这包括汉素生物、拜欧生物、云南省农科院、云南汉瑞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CBD加工资格审批程序较为严格,需要公安部门核查。

实际上,部分CBD加工厂选址隐蔽且拒绝外部人员到访。汉麻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称汉麻集团)控股的云南汉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汉素生物)就是一例。

从昆明市驶往海口镇,这是环滇池的高速公路。沿着海口镇径直向里走,可以见到上世纪的标语以及前苏联式建筑物。云南汉素登记的工商资料地址是西仪股份的厂房,最里面则是它的加工厂。区别于西仪股份的传统厂房,云南汉素厂房由蓝色不规则方块拼接而成。记者站在厂房外面仍能听到里面机器的轰鸣声。“这里不接受采访。”看守门口的工作人员表示。

希美康的工业大麻加工厂房就在办公地附近,这原是物资储备库。目前,该工业大麻加工厂尚未拿到加工许可证,但已具备提纯CBD的技术工艺。方华荣告诉记者,希美康工业大麻加工厂房采用的技术是溶剂萃取工艺。

进料、粗制萃取、精制萃取、出成品晶体,工业大麻的CBD提取总体上是这四个环节。

“花叶的颗粒放进容器浸泡半个小时左右,再经过滤器到大罐(蒸发罐)。”希美康粗制车间的李勇平带着记者走进该车间,并详解了粗制步骤。这个车间较为干净,部分工艺能完成自动化操作。在这个车间,花叶的颗粒将变为黑色膏粘稠状,随之再进入精制车间,“最后出来的是白色CBD晶体,就像盐巴一样”。

实际上,进入希美康加工厂的审核同样非常严格。首先,进出车辆要严格登记,非工作性质都禁止开车驶入厂区。其次,希美康加工厂布有60多个摄像头,监控画面除被监控室看到之外,还和公安系统联网。

“我们有两家加工厂,合计CBD晶体的年产能是10吨。”方华荣表示,目前这一产能规模排在云南省工业大麻加工厂的前列。

今年工业大麻的热潮中,涉及概念的个股超过40家。顺灏股份、东风股份、天津磁卡等多家上市公司更是将重点放在加工环节,但仍然依赖与云南汉素等有牌照的加工厂合作。也有像龙津药业等,则把产业链布局在种植环节。

值得一提的是,工业大麻种植规模也受制于加工厂的产能。“在沾益区有5000亩工业大麻种植基地,明年准备扩产到2万亩。”方华荣表示,他们加工厂的CBD处理能力是5万亩原料。而龙津药业同样是把收割的工业大麻卖给加工厂。

涉及工业大麻加工概念的上市公司,业绩不一定能在短期完全兑现;涉及工业大麻种植概念的上市公司,花叶销售的利润贡献度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

站在更迂回的产业链角度,农民种植户的收益也取决于工业大麻加工厂的需求。原料超过加工厂的产能极限,工业大麻花叶便不再被需要,形成供给过剩。

“今年云南工业大麻的种植面积大概在17万亩。”云南省农科院的杨明教授表示,至于后续种植规模是否增加,这要看加工产能的规模。

分享:

声明: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为你推荐

易会满赴浙江调研,实地走访上市公司!看十大关键点
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是近期资本市场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任务之一。
2019-11-1907:29
收藏好,安全边际较高的高分红潜力股名单来了
今年已有72家公司推出2019年半年度现金分红的分配方案。
2019-11-1908:13
发行大战来了!新发ETF费率越来越低,啥原因?
11月份以来,天弘基金、泰康资产先后发布旗下沪深300ETF的招募说明书,同期发行沪深300ETF的基金管理人也增至6家。
2019-11-1907:35
小米重磅消息将公布!现场一票难求,A股小伙伴已按捺不住
A股小米产业链公司市值已突破万亿元。
2019-11-1907:34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
  • 点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