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崛起正在威胁白领高薪职位

2014-03-05 10:32 来源:腾讯科技 字号:12 14

腾讯科技 思睿 3月4日编译

人工智能的技术进步目前正威胁着受过良好教育的白领工作人员的岗位。

如果美国马萨诸塞州的创业公司Kensho CEO 丹尼尔•纳德勒(Daniel Nadler)的预言成真的话,在美国银行业从事初级研究员和分析师等高薪工作的大学毕业生们可就得担心自己的饭碗了。

纳德勒创办的这家创业公司拥有前谷歌(微博)的工程师团队,并且还获得了由谷歌风投部门提供的部分资金支持。Kensho正在试图取代这部分高薪职位。

美国政府相关部门每月都会发布月度就业报告,而在这些随市场变化的信息发布以后,Kensho公司推出的算法可以对股票市场如何应对这些信息做出评估。而这项工作以前往往都是由接受过良好教育的初级分析师来完成的。这些分析师需要把数据从终端中抽取出来,然后使用电子制表软件来分析这些数据。纳德勒指出:“这一行业有数十万从业者,而我们只用机器就可以分析出来。我们不是在与其他科技提供商进行竞争,而是直接与人进行竞争。”

Kensho研发出的这款虚拟市场助手Warren类似苹果的语音助手Siri,只不过是专门面向投资者。Warren可以即时回答交易员一些复杂的金融问题。之所以取名叫Warren,是为了继承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精神。安装有Warren系统的电脑不仅能够收集和处理信息,而且还能做出推断、回答问题和推荐应对措施。

人工智能取代手工劳动

机器人对人类工作的威胁范围其实已经超出了白领高薪岗位。人工智能在技术方面的进步已经使更多种类的机器人取代人工操作成为可能。在斯坦福大学教授人工智能课程的硅谷创业者杰瑞•卡普兰(Jerry Kaplan)指出:“机器人将继续侵占人类的低级手工劳动岗位。”与该领域的其他研究人员一样,卡普兰也对新技术走出实验室从而得到应用的速度感到非常吃惊。

卡普兰表示:“人们根本不了解这些技术,他们也根本不知道这将意味着什么。我现在的感觉就像是几年前听到有人指出全球气候变暖有多糟糕一样。”卡普兰也是突然意识到新科技所具有的这种取代人类岗位的能力。

信息技术和自动化给人类工作带来的变化已经是老生常谈的话题了。然而当数个科技趋势汇聚在一起时,就会让这种威胁变得更加迫切。根据牛津大学的卡尔•贝尼迪克特•弗雷(Carl Benedikt Frey)和迈克尔•奥斯博恩(Michael Osborne)在2013年的一项研究显示,接下来的20年,全美范围内有47%的雇员需要面对被自动化取代的事实。而全球知名管理咨询公司麦肯基也做出预计,截至2025年,在包括神职和职业服务在内的“知识工作”领域所取得的生产力进步将占到这些领域现有工作岗位的40%。

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埃里克•布林扬福森(Erik Brynjolfsson)和安德鲁•迈克菲(Andrew McAfee)指出,在计算领域所取得的增量型进步已经可以促进跨越式的发展。用布林扬福森的话说就是“今后找一些只有人能做,而机器无法完成的工作”。两人还合著了《第二次机器时代》(The Second Machine Age)一书。

数字信息的大范围普及也是人工智能变革过程中的一个重要因素。有了数字信息作为支撑,先进的类型认知系统就有能力做出以前的机器无法尝试的推断。这也促使了“认知计算”(cognitive computing)领域的诞生。凭借Watson计算机三年前在美国电视智力节目中的优异表现,IBM无疑早已被公认为是使用电脑掌握“自然”语言来克服现实挑战的领军企业。

找到与计算机实现互动的新方式成为人工智能变革过程中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在这场变革中,智能手机一直走在了技术创新的前列。像苹果iPhone语音助手Siri和Google Now这样的服务一直是以用户便利性为主的系统软件,而这些软件将进一步成为人们办公空间的主导者。

彻底被机器消灭的职业

这就会给未来的工作带来两种效果。一种是机器代替人类完成很多令人讨厌的工作环节,而让被解放了双手的人类从事更加高级的脑力劳动;另一种则显得不那么和谐:即机器干脆让很多人彻底地失业了。

总部位于美国圣迭戈的SmartAction公司就在其为电话呼叫中心开发的自动回复软件中采用了机器学习和自然语言识别技术。该公司CEO汤姆•刘易斯(Tom Lewis)指出,对呼叫者的需求了解得越多,这套软件就越能够成功处理呼叫者提出的要求,而避免让呼叫中心的接线员介入。

刘易斯表示,这就让呼叫中心可以减少接线员的人数。虽然在战后人口飞速增长期间出生的那一代人可能会仍然倾向于使用人工服务,但跟随数字科技一起长大的年轻一代人却会欣然接受自动系统提供的服务。

在其他领域,我们也能够很容易地发现人类劳动被机器所取代的例子。比如,通过采用芝加哥专门训练计算机编写新闻报道的公司Narrative Science开发的程序,英国伦敦的创业者莱恩•维尔特(Len Welter)开始使用机器根据公开发布的财务数据撰写报道。他所创立的创业公司可以提供新闻电讯自动报道服务,并在去年被英国财务数据公司Markit收购。

维尔特声称,尽管每天能够撰写出多达40篇报道,但这款名叫Quill的自动撰写系统很擅长隐匿掉机器撰写的痕迹。比如,它可以修改语法和语言,使人们根本无法辨别出这是一台计算机撰写出来的文章。他同时承认,当听说他要在公司内部使用这套系统时,公司的很多写手简直都要“疯”了。

受到机器取代威胁的还包括很多办公室工作岗位。比如,智能数字助手就可以取代办公室里的多种支持性岗位,或者让这些岗位上的员工变得更有效率,从而大量减少员工人数。而很多分析师和研究员的工作也同样岌岌可危,因为机器学习和自然语言系统的科技进步让获取大量数据变得更加容易。

即使是具备相当专业知识的高薪职位也未能幸免。麦肯基全球研究院(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主任詹姆斯•曼伊卡(James Manyika)指出,在法律和医疗等领域,机器有可能提供比人类“总体上更好的解决方案”。而人类恰恰正在努力跟上相关领域的最新知识。

IBM最近开始将该公司最先进的认知计算技术作为其他商业软件应用的组成部分进行销售。类似举动可以将智能技术更深入地融入到人们每天的办公科技之中。

取代繁重工作成卖点

多数从事人工智能领域工作的技术人员以及购入采用新技术系统的公司都会预计,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最终结果将会增强人员的重要性,而并非会彻底取代他们。他们会把能够取代大多数枯燥无味且繁重的工作作为新系统的宣传噱头。

比如,从事数字广告业务的公司每天都通过处理大量的数据来改进宣传效果。这些公司往往能够做出由数据支持的决策,比如使用哪个网站发布广告、在什么时间段发布广告以及广告的受众类型。数字广告公司Rocket Fuel的首席执行官乔治•约翰(George John)就表示:“从事数字广告行业非常无聊,每天都要处理大量数据。”

斯坦福大学的卡普兰注意到,即使是努力想取代多种人工劳动的机器人生产商也会以类似的借口为产品做宣传。比如,一台足够智能的播种机可以在播种的同时通过选择播种路径来避免伤害其他作物。而这台播种机的生产商Blue River公司就是将取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耕种劳动作为宣传噱头。

捍卫智能机器的第二种观点是:低效率的人工劳动成为制约数字产品生产链的瓶颈。因为即使是大批拥有计算器和电子制表工具的分析师也不可能处理完系统当天产生的所有数据。Narrative Science首席科学家克里斯•哈蒙德(Kris Hammond)指出:“很多公司都花大力气收集到了很多数据,然而他们的分析师可能每天只能写出一到两份报告。”Narrative Science自动编写新闻报道软件的目标客户包括那些拥有许多分支机构的公司,拥有强大销售团队的公司以及拥有数千客户的财富管理公司。

影响好坏难评价

人工智能取代人工劳动对工人是好是坏,还要取决于工人在“知识”工作的等级链上所处的位置。纳德勒指出:“科技取代了低水平的劳动工人,同时解放了处在等级链上游的人们,并使他们从事更多涉及认知、更需要脑力的劳动。”

对于那些担心失业的工人来说,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是:这条等级划分线到底处于什么位置以及到底会有足够多的高水平脑力劳动工作出现吗?这同时又引发出另外一个值得探讨的大问题:新增加工作岗位的数量能够抵消被取代的工作岗位数量吗?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管理学教授汤姆•马龙(Tom Malone)指出,其他科技产业转型的历史经验让我们有理由对此感到乐观。他表示:“在每一个引起人们担忧的单个案例中,从长远角度分析,新增岗位数量与消亡的岗位数量基本保持一致。”

卡普兰表示,从1910年至今,农业的自动化使美国从事农业生产的劳动力比例从当初的90%锐减到目前的2%。虽然单个劳动力可能会觉得生活因此变得窘迫,但从总体来看,节省出来的劳动力都找到了新的生产出口。

但马龙指出,这并不能保证转型过程就会一帆风顺。

财苑推荐

换一组

如果您对本网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反馈意见】

证券时报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本网合作媒体,证券时报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资金流向快报

  1. 市场
  2. 行业
  3. 个股
  4. 期指
1